東城電臺(2)|紅色之聲-中國共產黨第一個章程誕生

來源:本站  發表日期:2021-04-21 瀏覽:
0

東城電臺編者按.jpg


第2期

紅色之聲:中國共產黨第一個章程誕生

本期主播:卡樂星球黨支部 安頓



  黨章作為黨的根本大法和全黨必須遵循的總規矩,理應伴隨著黨的誕生而誕生,然而在“一大”召開時我黨并未制定黨章,只是通過了“包含屬于黨章性質的一些條文”的黨綱。“二大”會議期間,中央局根據一大決定,向大會提交了一個黨章草案,與會代表對黨章草案進行了認真的討論和修改,在會議的最后一天,審議通過了包括黨章在內的11份文件。至此,我黨歷史上第一部《中國共產黨章程》正式誕生。


09.jpg

中共二大會址輔德里625號


  首部黨章的誕生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然而它的保存流傳,卻有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故事的線索就是小冊子封面蓋有的收藏章——“張靜泉‘人亞’同志秘藏”。


  張靜泉,又名人亞。1898年出生在浙江省寧波市霞浦鎮,在家里排行老二,16歲時為謀生到上海鳳祥銀樓當金銀首飾制作工,1921年加入當時的上海社會主義青年團,隨后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上海最早的21名工人黨員之一。


  二大會議結束之后,中央領導機構按照規定,將大會通過的章程鉛印了小冊子,分發給黨內同志學習。沒有參加二大的陳公博得到一本,赴美以后將其翻譯成英文并附在了自己的論文《共產主義運動在中國》里,由此有了文獻的英文稿;而張靜泉也得到了一本。


  1928年冬,張靜泉奉命赴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而當時的上海正籠罩在白色恐怖之中。張靜泉非常放心不下家中包括黨章在內的一大包黨內文件書刊,它們既不能讓國民黨搜去,也不舍得輕易付之一炬。怎么辦?考慮再三,他決定把它們從上海秘密帶到寧波鄉下,托老父親張爵謙代為保管。


  他父親接到這樣一個重任之后非常重視,一番深思熟慮后編了個“兒子在外亡故”的故事,向鄰居們佯稱:不肖二兒子靜泉長期在外不歸,又毫無音信,恐怕早已死了。接著,老人就在鎮東面為張靜泉和他早逝的妻子修了一座合葬墓穴。張靜泉一側是衣冠冢,放置的是空棺。老人把張靜泉帶回去的一大包文件書報用油紙仔細包裹好之后藏進空棺,埋在墓穴里。但墓碑上的名字既不是張人亞,也不是他的原名張靜泉,而是張泉。老人十分清楚這些東西的重要性,始終將這個秘密埋在心底,希望有朝一日兒子回來后“原物奉還”。沒曾想,老人再也沒能見到二兒子。1932年12月23日,作為中央出版局局長、中央總發行部部長兼中央印刷局代局長的張靜泉,病故于由瑞金赴汀州的路上。


  1950年,全國基本解放了,老人沒能盼到兒子歸來。于是,張爵謙在上海《解放日報》上刊登“尋人啟事”,但幾個月后依舊毫無音訊。1951年,老人決定這批重要的東西不能再“秘藏”下去了,便讓三兒子張靜茂回趟家鄉,挖開墓穴,打開棺材,揭開了“衣冠冢”之謎。他將取出的一大包文件書報交給張靜茂,要他帶回上海交給相關部門。


  張靜茂把這批文件書報和照片帶回上海后,專門刻了兩枚上書“張靜泉‘人亞’同志秘藏”和“張靜泉‘人亞’同志秘藏山穴二十余年的書報”字樣紀念圖章,分別蓋在文件和書報上。在這些秘藏文物中,僅建黨初期黨內學習的著作、雜志就有幾百本。這之中就包括了鉛印的二大小冊子,二大通過的所有正式文件由此被完整保存下來。


  可以說,正是老一輩共產黨人的勇敢與智慧,才得以讓二大文獻穿越炮火留存至今,也給我們留下了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黨章的誕生,標志著中國共產黨有了最高的政治行為規范,也是黨的創建工作圓滿完成的重要標志。在黨章的指導下,黨組織有了明確的行動指南,黨的事業不斷走向更廣闊的新天地。


  (文稿來源:中國火箭軍微信公眾號)


  主播悟

02.png

  來源:集團人力資源部、黨群工作部

狠狠色噜噜狠狠狠狠97